检察文化
检察文化 您的位置:首页>检察文化
【母亲节特辑】思念
作者:张祥刚 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14日

   母亲节,看到朋友圈对***祝福,我也想起了妈妈。翻看QQ空间14年想念妈妈写的日志,又是泪流满面。现又用此方式推出,以表思念。

    可能还有几天就是妈妈忌日的缘故,夜里常常和妈妈在梦中相见,妈妈微笑着看着我,但她就是不和我说话,无论我如何叫她。

 

【母亲节特辑】思念


父亲母亲的合影

        我是在***怀里长大,妈妈是在我怀里闭上的双眼。在妈妈离世的前一个小时,她独立的吃下四快饼干、喝下了我喂的半杯水。当我知道妈妈要离开我时,我把妈妈紧紧的抱在怀里,我们母子的脸贴在一起。妈妈离开我的两个小时后,天空下起了雪,整整下了一天的大雪。邻居们说妈妈是好人,是天上的星星在为妈妈流泪,因为天冷,星星的眼泪变成了雪。那几天特别寒冷,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寒冷的冬季。

 

【母亲节特辑】思念


父亲、母亲和弟弟、妹妹

   妈妈仅仅认识四字:“男、女、能、事”,她告诉我是在夜校学的。因为认识男女这两个字,她进城就没有尴尬,并且还帮过人,每每说起,一脸的自豪。我问妈妈‘能’、‘事’是什么意思,她回答我;“人能干事情”。她和世界上的妈妈一样,用一言一行诠释‘能’和‘事’的丰富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 我恨过妈妈。大概在我八九岁的时候,一天,父亲、母亲和姐姐都在县医院现新建大楼的地方学大寨修地,妈妈中间回家做好饭让我给父亲和姐姐送,我当时饥肠辘辘就不送,妈妈就打了我。大概过了一个多月,是正月的初三下午,我拿父亲给的五毛压岁钱参与弹宝(一种赌博方式),当我把赢的一元七毛钱交给妈妈,妈妈知道钱的来历后,我又被打了一顿,打过后妈妈坐在门坎上,失声痛哭,这是我记忆中的妈妈第一次哭,我当时特别恨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家姐弟八人,父母又赡养没有血缘关系的婆(我的太婆),我们家十一口人,在那个困难的年代父母艰辛是不言而喻的,妈妈每天要去田间劳动,要料理一家人的生活,在我的记忆里妈妈就是一个字“忙”。我常常在夜里醒来,看见妈妈在灰暗的煤油灯下,不是缝制衣服,就是纳鞋补袜;不是纺线织布,就是拆被纳褥。我现在常想一个问题,妈妈一晚能睡几个小时?妈妈出工和收工都是跑步,当妈妈收工回家准备好一家人的饭时,出工的哨声已经响起,妈妈经常是盛一碗饭,一边喝着,一边去喂家里养的猪,妈妈很少用筷子吃饭。我现在常常想,妈妈就是一个陀螺,她的旋转体现了她的价值,当她停下来的时候,我们就没有欢乐和幸福。

 

【母亲节特辑】思念


我和三姐、四姐、六妹的合影

         妈妈每次做好饭,都让我们先端给太婆,其次是父亲,下来是我们从小到大,最后是她。一个姐姐和姐夫闹矛盾,抱着孩子回来对妈妈哭诉,妈妈说了一句话“吃完饭你自己回家,我不会送你,你也不要等人家接你”。如今***孩子虽不是治家有方,但都是孝敬长辈、关爱儿女、夫妻相爱。妈妈喜欢看秦腔,戏词她一定看不懂,但剧情她明白,她看着看着会流泪,也会高兴的笑。在我参加工作报到的前一天晚上,妈妈烧了一大盆水,让我洗了澡、换了衣,然后郑重的给我讲了《十五贯》、《窦娥冤》、《铡美案》,最后对我说;"你的工作是杀人头的,可是天大的事。"那晚的月亮特别圆、特别明。我懂***用心,现在每当我领到新的工作笔记,我都在扉页上写下“没有工作责任,就没有人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天国的妈妈,您现在吃饭用筷子吗?您现在一晚能睡几个小时?

        妈妈,我现在不恨您!妈妈,我想您!


商洛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
地址: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通江路西路中段 电话:0914-2322469 陕ICP备15011163号-1 西安网站制作